炒股入门知识教程:西風烈 遵義會議背后的故事

2020-06-02 11:02

炒股入门最低多少钱 www.361338.live 遵義市長征學會常務副會長黃先榮向記者講述他收集紅軍與遵義的故事

遵義會址內

依舊保存著當年開會時用過的東西

紀念館內收藏的紅色標語

當年參加遵義會議人員住過的房間

  遵義的一間小屋里,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婚禮。王首道拿出一把烏黑锃亮的小手槍和8顆子彈送給新娘王媛泉。

  22歲的王媛泉有些遺憾的說,“首道,按照我家鄉的習俗,我現在該送你一雙親手納的千層底布鞋,只要你穿上它,走到哪里都能會到我身邊,可我現在做不出來?!蓖跏椎臘參克擔骸凹詞共淮┠闥臀業男?,我走出多遠也會回到你身邊?!?/span>

  就在結婚的第二天,兩人所在的部隊離開遵義。

  半年之后,兩人便失去了聯系。

  47年后,兩人在北京見面,彼時,都有了各自的家庭。

  又過了12年,王媛泉到北京見到病重的王首道,并拿出一雙親手納的千層底布鞋送給了他,當初的承諾,用了半個世紀方才實現。

  這個愛情故事發生在80年前,正是遵義會議召開之后幾天。我們知道的是,遵義會議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但我們并不清楚,遵義會議實際上是系列會議組成的一個動態過程,也被研究者稱為“大遵義會議”。除了遵義,還有通道、黎平、猴場、扎西、茍壩、會理等六次會議。

  在遵義會議召開的前前后后,還有更多的故事在遵義發生。

  遵義市長征學會常務副會長黃先榮,已經研究紅軍長征12年,這個曾經的遵義市旅游局局長,搜集了100個紅軍與遵義的故事,讓人們了解那段轟轟烈烈的長征歷史。

  ★帶著全部家當“大搬家”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和中央機關8.6萬人撤離中央革命根據地,開始實行戰略轉移。

  這便是長征的開始。

  大搬家式的退卻,根據地里的一切物資從鈔票到需要幾十個人抬的輜重,印刷票子和宣傳品的機器,從藥品到制藥廠和野戰醫院的X光機械,從檔案文件到大批的《紅星》報等舊報紙,從桌椅板凳到所有機關設施,雇用了幾千名民工肩挑繩抬。后方機關就有1萬多人,各軍團機構臃腫,攜帶了大量物資。兩邊是中央紅軍作掩護,中間是累贅。

  幾個主力兵團分別在前鋒、后面和左右兩翼掩護中央縱隊和軍委縱隊,作甬道式的開進,這樣一天能走多少里?更何況,中間要翻山越嶺,鋪路搭橋,為隱蔽紅軍意圖,避免敵機轟炸,中央紅軍采取爬大山和夜行軍的行進方式。每當夜幕降臨,8萬多人的隊伍就出現在五嶺山脈那羊腸似的樵夫小道上。

  毛澤東看了這情形,氣得直跺腳,這哪里是什么戰略轉移,簡直是大搬家。

  他不由得抬起頭,一聲長嘆:“‘兵貴神速’,我們這樣,怎么突圍呀!”事實正是如此,如此負重,部隊行軍速度并不快。11月26日,走了8公里;27日,只走了6公里;28日,走了28公里;29日,走了32公里。足足4天,才走到湘江岸邊,最高三人團是想將中央蘇區整個搬到湘西去。

  當時,中共中央和紅軍主要負責人博導者的戰略意圖是:從南線突破粵軍的封鎖線,到湘西去會合紅二、六軍團,創建新的根據地。長征后一個多月,由于“左”傾領導者消極避戰,紅軍損失過半,銳減到3萬多人。

  1934年12月11日,紅軍占領湖南通道縣城。第二天,中革軍委臨時決定在這里召開緊急會議,會議著重討論紅軍戰略轉移的前進方向問題。

  毛澤東極力說服博古等主要領導人,建議放棄與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前進,張聞天、周恩來、王稼祥等贊同毛澤東的主張。

  絕無僅有的一次跨年開會

  1934年12月15日,中央紅軍占領貴州黎平。

  三天后,黎平會議召開。

  會議討論紅軍的進軍路線問題。與會大多數肯定了毛澤東的主張,通過了《中央政治局關于戰略方針之決定》,決定放棄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

  這次會議是長征以來具有決定意義戰略轉變的關鍵,為遵義會議的召開作了重要的準備。

  1934年12月31日,這一年的最后一天。

  紅軍抵達猴場,先頭部隊在耿飚、楊成武帶領下,已經急行軍到了烏江的江界河渡口,著手搶渡烏江。

  正在這個節骨眼上,又發生了新的風波,博古、李德對于紅軍兵敗湘江心存余悸,聽說烏江比湘江還要險峻得多,他們再度提出了與二、六軍團會合的意見,企圖推翻黎平會議的決議。

  為解決這番波動,中共中央政治局立即就地召開會議,史稱“猴場會議”。

  針對李、博二人重提與二、六軍團會合的問題,毛澤東在會上分析說,如今,蔣兵被我們甩到了身后,何鍵(湖南軍閥)擔心我們與賀龍、蕭克會合,把重點擺到湘西不敢西進,兩廣軍閥見紅軍進入貴州,喘了一口氣,將部隊放得遠遠的做樣子。現在,直接和我們交鋒的是王家烈的黔軍,黔軍不但兵力薄弱,而且矛盾重重。擔任烏江北岸防務的,是侯之擔的教導師,名義上是一個師,但據可靠情報,充其量不過八個團。八個團的雙槍兵負責從遵義縣茶山關到余慶縣回龍場十多個渡口、二百多里江岸線的防務,我們是有空子可鉆的。

  毛澤東提高了嗓門:“你這是拿全軍的前途當兒戲,朝令夕改,隨心所欲,完全不顧紅軍的實際?!?/span>

  周恩來見毛澤東跟李德硬頂起來,連忙勸解說:“顧問和博古同志,創建以遵義地區為中心的根據地,是黎平會議上政治局全體同志的集體決定呀!”

  爭爭吵吵,吵吵爭爭,會議從1934年的陽歷除夕之夜一直開到1935年1月1日凌晨才結束。

  一個會議開了兩年,其實只是用了一個晚上,跨年度開會,這在中共黨史上是絕無僅有的一次。

  猴場會議重申了黎平會議的決定,提出了紅軍渡過烏江后新行動方針,這就是徹底粉碎五次“圍剿”,建立川黔邊新蘇區根據地?!锿誆匏鴕懷±呵蛉?/span>

  1935年1月7日,劉伯承指揮紅軍先頭部隊占領遵義。

  在先頭部隊進遵義時,總政治部提前發出了進遵義城的八項注意,其中一條是,注意衛生,不亂屙屎尿。

  而具體的執行在當時的《紅星》報刊有記載。

  “到處屙屎,不僅有礙衛生,而且可能給群眾以不好的影響。這種壞現象,始終還沒有提起大家的注意,或僅只是看到而沒有想出一具體辦法來解決。

  于是,提議采取下面的辦法來消滅到處屙屎的現象,特別要求連隊政治工作的同志來執行:每到一處,實行以排班為單位挖廁所,出發時將廁所用土埋好;對原有廁所,出發前打掃一下;注意運輸員和雜務員的教育,發動全體戰士來與這種壞現象做斗爭。

  “提出了要求,又指明了方法,同時,紅軍還實行嚴格檢查,組織專人進行檢查督促,一當發現有人亂屙屎尿,必當嚴肅處理?!毖芯亢煬ふ?2年的遵義市長征學會常務副會長黃先榮告訴貴州都市報記者,一個小小的細節,就打破國民黨之前對紅軍的污蔑宣傳。

  1935年1月12日,紅軍進入遵義的第3天,在遵義老三中召開萬人大會。這次大會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遵義縣革命委員會。

  萬人大會之后,還在老三中的操場上舉辦了一場籃球賽。

  遵義學生隊對陣紅軍隊。

  學生隊穿著高領細袖裹身長衫,早早的就在場上練球。紅軍隊的成員是以前在中央蘇區打熟的隊伍,球藝彼此熟悉,傳球聯絡,極為默契。

  曾親自參加這場籃球賽的紅軍學校教員何滌宙回憶說,“紅軍打仗是百戰百勝,打得學生隊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span>

  最終的比分是12:30,紅軍隊勝出。1月15日,遵義會議召開。

  為期三天的會議,開得并不容易。這次會議決定,中央紅軍到川西或川西北與紅四方面軍會合,建立新的革命根據地。此外,會議還選舉毛澤東同志為常委,取消過去的“三人團”,仍以最高軍事首長朱、周指揮軍事,周恩來是黨內委托的在軍事上下最后決心的負責者,毛澤東為周恩來在軍事指揮上的幫助者。

  ★提著馬燈找周恩來

  1935年1月19日,紅軍離開遵義,向西北部赤水河畔的土城、赤水一帶前進。此后,紅軍經歷了青杠坡之戰,一渡赤水。

  就在紅軍準備進入四川時,川軍劉湘的36個團,已在川南修筑了碉堡和工事,準備對立足未穩的中央紅軍采取攻勢,殲滅紅軍于長江以南。軍委又決定改變進軍方向,向敵人設防薄弱的云南扎西前進。

  1935年2月5—9日,中央政治局在貴州畢節林口鎮、云南威信水田寨、大河灘、扎西鎮等地連續召開會議,統稱為扎西會議。扎西會議鞏固了遵義會議成果,實際上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全黨全軍的重要領導地位?!暗膊皇嗆誦牧斕嫉匚??!?/span>

  扎西會議結束后第三天,紅軍由扎西東進,二渡赤水,再次進入遵義。這之后,發生了婁山關爭奪戰,烏江、鴨溪追擊戰,史稱“遵義戰役”。此役是遵義會議后毛澤東幫助周恩來指揮軍事后取得的首次大勝利。毛澤東的軍事才能在這一次戰役中獲得肯定。

  1935年3月10日1時,林彪、聶榮臻發電給軍委建議;“野戰軍應向打鼓新場(今金沙縣城)、三重堰前進,消滅西安寨、新場、三重堰之敵”。

  在召開的茍壩會議上,毛澤東一再闡述不能打打鼓新場的理由,卻未能說服眾人。

  最后毛澤東也急了,提出如果要打,他就辭去前敵總指揮的職務。未料堅持想打的人也針鋒相對:“少數服從多數,不干就不干?!?/span>

  現場一表決,毛澤東當然是少數,于是會議通過了打打鼓新場的決定。毛澤東剛剛擔任了6天的前敵總指揮職務被撤銷,由彭德懷暫代。

  遵義會議成果眼看將毀于一旦。

  天黑了,失去總指揮職務的毛澤東想到一個辦法:找周恩來。

  彼時,周恩來仍然是軍事上下最后決心的負責人,而這個“最后決心”還沒有下。

  于是,毛澤東提著一盞馬燈來到周恩來的住地長五間,周恩來后來回憶說,毛澤東要求攻打打鼓新場的命令晚一點兒發,再想一想。此后,兩人在屋內又作了一番討論,周恩來采納了毛澤東的意見。

  第二天一早又開會討論,到底把大家說服了。軍委以朱德名義發布了《關于我軍不進攻打鼓新場的指令》。

  這條路現在被稱作“毛澤東小道”。

  而茍壩會議,成立了三人組指揮作戰,事實上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軍事上的核心領導地位。

  ★林彪“告狀”

  茍壩會議后,軍委決定以紅九軍團在遵義以北地區阻滯川敵,這之后,發生了三渡赤水和四渡赤水。紅軍于1935年3月30日渡過烏江,進入息烽地域,跳出蔣介石的包圍圈。

  然而,毛澤東出于擺脫強敵包圍、保存紅軍實力的目的采用的運動戰略,許多紅軍指戰員并不理解。

  當時的紅軍沒有交通工具,全憑兩條腿穿草鞋甚至在荊棘叢生的山路上奔走,苦不堪言。有的戰士在不斷的運動中被疲勞、疾病、饑寒拖垮。

  于是,不滿情緒在一些將士中蔓延,林彪就是其中一個。四渡赤水期間,他就說:“紅軍盡走‘弓背路’,應該走‘弓弦’,不然會把部隊拖垮的”。

  渡金沙江之前,林彪打電話給彭德懷,要彭出來指揮,遭到彭德懷拒絕。他又親自給黨中央總負責洛甫寫信,要毛澤東下臺。其他中央和軍委、軍團領導人員中,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著性質不同的疑慮和不滿。

  毛澤東覺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于是在過了金沙江后的一路上,分頭找洛甫、周恩來、朱德、博古、王稼祥以及李德等人交談,建議到了會理縣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1935年5月12日晚,在會理城外鐵廠村臨時搭起的一個草棚里,召開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與會者看了林彪的信,都批評林彪的看法。這次會議統一了認識,維護了黨和紅軍的團結,事實上確立了毛澤東在軍隊中的核心領導地位,堅持了正確的軍事路線。

  從1934年12月12日的通道會議開始,歷經黎平會議、猴場會議、遵義會議、扎西會議、茍壩會議,最后到1935年5月12日的會理會議,前后五個月,“大遵義會議”結束。

  (文中部分內容引自楊仲林《大遵義會議研究》,黃先榮《紅軍與遵義故事集》)


下一篇:  遵義會議紀念館